白雲、飛鷹、無邊無際的大漠

只屬於我的人你在哪裡?那張在夢中遇見且熟悉的臉你和時出現?

我在這高原上盼呀盼,多年後你依舊沒出現,但卻出現了許多不對的人。

在我年華將逝,要放棄的時候,聽到了旅人的交談聲:

「冰山上有一朵雪蓮端坐群山之巔」他們說她已生千年 有她就得到了永遠。

 

永遠!只要有了她,我就能有更多時間等到他了!這一次我要做點什麼努力才行!

 

經過了重重的風雪,山上盜賊的追捕,我終於到了雪蓮生長的高峰。

 

可是...什麼都沒有,這下我可真的急壞了!我不管這山上有多冷,我突然跪坐在地上像個娃兒般的哭了出來。

我等的都快老了、不美了!我只想在多等一會而已,有這麼可惡嗎?

「妳不要哭呀!怎麼了?有什麼事說出來,我幫妳想辦法?」

一個穿著湖水綠絲綢的美麗女人說著:「姑娘呀!凍壞雙眼就不好了!」

在女人如春風撫慰人心的聲音下,我從頭到尾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。

 

美麗的女人鎖著眉想了片刻,便又帶著溫柔的表情說:

「如果妳,只是等待愛情,她並不會悄悄的來!

 就像不上那冰山怎會見到美麗的雪蓮?

人們祈求花兒讓他能得到永遠!

妳知道雪蓮說什麼嗎?」她暖暖的笑著問我。

「她說什麼?」這時我的聲音已不再哽咽了。

永遠並不遠就在妳的心裡面!」她溫暖話音一停,我便頓悟了。

 

就像不上那冰山怎會見到美麗的雪蓮!永遠並不遠就在我的心裡面!

我的確從不努力只是一昧的等待呀!我要的不是這表相的永遠是那顆可以契合的心!

 

突然一陣強大的風雪襲來,走累、哭累的我意識漸漸的模糊了。

只記得最後一刻,我眼前出現了一顆有花芯的萵苣。

 

一段時間後我在一個溫暖的木屋醒來,身旁有一個長的不錯的﹝不!是超帥的﹞男人躺在我的床邊。

烏黑的中長髮、長長的睫毛、寬大的肩膀。那張俊俏的臉...怎麼有點眼熟呢?

 

身邊有許多吵雜的聲音,我好奇的探出窗外。

那些聲音來自山匪分贓的聲音,難怪那麼吵...山匪!!還是之前追我的那批!!

「頭兒!那姑娘醒啦?」小屋的門外有人敲著。

天...天皇老子呀!我是個25歲的老閨女,但還算頗有姿色的呀!求求你別讓他們遭踏我呀!

 「妳醒了,真是太好了」嗚!這聲音也太有磁性了吧!

「說!你這山寨頭子想對我做什麼?」

「咿?我只是怕妳在凍死才把妳帶回來的...沒有其他意圖。」

「是...是嗎?」

「放心!我們只搶那些貪官的!」窗外一個高大的男子說著。

 

一年後...

那天在雖然沒找到雪蓮,但卻遇到一個溫柔美麗的萵苣大仙。

多虧她給我的啟示和那場風雪,我現在是個幸福的壓寨夫人。

「萵苣大仙呀!妳過的好嗎?寨主人很體貼又很懂我,我也能夠做好他的後盾。希望萵苣大仙也能和我一樣幸福!」

 

冰山峰頂...

一位美麗的女人鎖著眉說:「姑娘呀...我就是雪蓮...不是什麼萵苣...」

 

 

改編自--歌曲      薩頂頂 我是自由行走的花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at Seal胖海豹 的頭像
Fat Seal胖海豹

墨色領彧--Territory of Dark

Fat Seal胖海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